老爸的爱情故事 酒里下药趁熟睡硬上

  • A+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摘要

5-2 帅气女老闆的特调 不知道是第几度抬头、低头,我还是没办法把自己眼前看到的样子跟咖啡店三个字联想在一起。
这、这个怎么看都比较像是……PUB吧?
「妳确定是这边?」我转头看着妳,心中非常的怀疑,妳根本就是把我带错地方然后準备看我笑话。
「嗯!」妳点头,然后推开了我们面前那扇长得很诡异的门。
「欢迎光临!」
一进门,是截然不同的景象,有别于外观看起来像间快倒掉的PUB,里面走亮色系路线,感觉起来就是间很舒服的店,尤其是上前来招呼我们的服务生,甜美的笑容让人家看了就是一整个心情愉快。
「红豆饼。」接过服务生小姐递来的Menu,妳连翻开都没有就直接点餐,而那位笑得很甜美的服务生小姐只是愣了一下,没多说什么,写完单子后换询问我。「那先生要点什么呢?」
看着服务生小姐甜到不行的笑容,我有一瞬间的闪神,眼睛不自觉地往下移向她胸前的……名牌上,典典,连名字都可爱到不行……
「给他咖啡加白兰地。」妳忽然插话,拉回我的注意力,我正要开口替自己更正的时候,那位服务生小姐已经写好点餐的单子折回吧台去了。
「我没有说我要喝那个啊……」我叹了口气,看着我对面的妳,妳挑着眉,伸出手对着我勾了勾。
我一脸纳闷,但还是乖乖的往妳的方向移动。
「虚伪鬼。」妳用一种我很陌生的口吻说着我很熟悉的词,手捏住我的脸颊用力往外拉,我痛得大叫。
「妳、妳干嘛!」挣脱了妳的手,我捂着脸颊,低嚷着。
「帮你做脸部运动。」妳笑得很灿烂,却让我看得一脸莫名。
妳怎么了啊?

在妳死不解释妳的莫名动作是为了什么,而我也不想继续问下去以免讨皮痛,我拿出了带来的课本跟笔记翻开来準备开始複习,又熊熊想起,妳根本没带东西来唸欸!
「这还有其他科妳要不要看一下?」我把一旁的书推向妳。
「不用。」妳丢下一句,起身往吧台走去,没一会儿我就看到妳跟吧台里面的人聊了起来。
我看着吧台来来往往的服务生,我发现,这间店真的很妙欸!真不知道是上哪去找来那么多帅哥美女来当服务生的,环视整间店,根本就是帅哥美女集中营嘛!
「不好意思,为你们送上餐点。」旁边一个男声,让我转回过头。
终于看到一个正常一点的人了。我看着正把托盘上的东西一一放到桌上的服务生,这样想着。
「虚伪鬼,你呆掉了喔!」妳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回了位子,手上端着杯咖啡,在我抬头看妳的同时,塞进我手里。「老闆招待的,给你喝。」
我呆了一下,低头下去看着我手中那杯咖啡,外观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闻起来的味道也很OK,只是,是妳拿来的,基于多次的经验累积呢,基本的怀疑还是要有的。
「这是什么咖啡?」为求保险,我决定开口问一下。
「不知道,老闆特调。」妳耸耸肩。「喝喝看嘛!」
虽然妳莫名的热情怂恿让我有些害怕,但是在妳一再的坚持之下,最后,我还是喝了──
那天的后来,我真的非常希望时间倒回到这个时候,我绝对不会喝下这杯咖啡的,尤其在我知道我喝完咖啡之后作了什么之后……

5-2 帅气女老闆的特调 不知道是第几度抬头、低头,我还是没办法把自己眼前看到的样子跟咖啡店三个字联想在一起。
这、这个怎么看都比较像是……PUB吧?
「妳确定是这边?」我转头看着妳,心中非常的怀疑,妳根本就是把我带错地方然后準备看我笑话。
「嗯!」妳点头,然后推开了我们面前那扇长得很诡异的门。
「欢迎光临!」
一进门,是截然不同的景象,有别于外观看起来像间快倒掉的PUB,里面走亮色系路线,感觉起来就是间很舒服的店,尤其是上前来招呼我们的服务生,甜美的笑容让人家看了就是一整个心情愉快。
「红豆饼。」接过服务生小姐递来的Menu,妳连翻开都没有就直接点餐,而那位笑得很甜美的服务生小姐只是愣了一下,没多说什么,写完单子后换询问我。「那先生要点什么呢?」
看着服务生小姐甜到不行的笑容,我有一瞬间的闪神,眼睛不自觉地往下移向她胸前的……名牌上,典典,连名字都可爱到不行……
「给他咖啡加白兰地。」妳忽然插话,拉回我的注意力,我正要开口替自己更正的时候,那位服务生小姐已经写好点餐的单子折回吧台去了。
「我没有说我要喝那个啊……」我叹了口气,看着我对面的妳,妳挑着眉,伸出手对着我勾了勾。
我一脸纳闷,但还是乖乖的往妳的方向移动。
「虚伪鬼。」妳用一种我很陌生的口吻说着我很熟悉的词,手捏住我的脸颊用力往外拉,我痛得大叫。
「妳、妳干嘛!」挣脱了妳的手,我捂着脸颊,低嚷着。
「帮你做脸部运动。」妳笑得很灿烂,却让我看得一脸莫名。
妳怎么了啊?

在妳死不解释妳的莫名动作是为了什么,而我也不想继续问下去以免讨皮痛,我拿出了带来的课本跟笔记翻开来準备开始複习,又熊熊想起,妳根本没带东西来唸欸!
「这还有其他科妳要不要看一下?」我把一旁的书推向妳。
「不用。」妳丢下一句,起身往吧台走去,没一会儿我就看到妳跟吧台里面的人聊了起来。
我看着吧台来来往往的服务生,我发现,这间店真的很妙欸!真不知道是上哪去找来那么多帅哥美女来当服务生的,环视整间店,根本就是帅哥美女集中营嘛!
「不好意思,为你们送上餐点。」旁边一个男声,让我转回过头。
终于看到一个正常一点的人了。我看着正把托盘上的东西一一放到桌上的服务生,这样想着。
「虚伪鬼,你呆掉了喔!」妳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回了位子,手上端着杯咖啡,在我抬头看妳的同时,塞进我手里。「老闆招待的,给你喝。」
我呆了一下,低头下去看着我手中那杯咖啡,外观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闻起来的味道也很OK,只是,是妳拿来的,基于多次的经验累积呢,基本的怀疑还是要有的。
「这是什么咖啡?」为求保险,我决定开口问一下。
「不知道,老闆特调。」妳耸耸肩。「喝喝看嘛!」
虽然妳莫名的热情怂恿让我有些害怕,但是在妳一再的坚持之下,最后,我还是喝了──
那天的后来,我真的非常希望时间倒回到这个时候,我绝对不会喝下这杯咖啡的,尤其在我知道我喝完咖啡之后作了什么之后……

老爸的爱情故事 酒里下药趁熟睡硬上

5-3 加料咖啡后的真心话 「林、林伊冷,你可不可以坐好不要一直晃啊?」咖啡下肚之后,我们两个非常安静的各自作各自的事,我看我的书,而妳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瞧;在被妳注视的时间即将到达半小时的时候,我忍不住了,抬头想质问妳,却发现我眼前的东西都飘啊飘的,扭成一团。
怎、怎么回事啊!?
对于这种很陌生的感觉,我感到有些慌乱。
「你醉啦!」我眼前的妳一片模糊,但依稀可以看出妳露出了笑容,钻进我耳里的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我心里面的警铃很后知后觉的响起,妳刚刚端的咖啡,绝对是“加料”版的!
「妳又作了什么好事啊!」我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哪有,我这么乖。」妳摊了摊手,一副无辜样,手朝吧台的方向指了指。「咖啡是老闆调的欸!」
我头昏归昏,但不代表我判断力就会退化;妳乖,那监狱里面那些就是模範青年了……
「老、老闆,妳、妳调的是什么咖啡?」撑着椅背,我摇摇晃晃的走向吧台,再度甩头,问着。
「咖啡加白兰地。」老闆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摇着她手上的摇杯,抽空回我一句话。
「那我怎么会变这样啊……」咖啡加白兰地我又不是没喝过,但也没像这样过啊!
「都说是特调咩!」妳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我身边,拉着我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落坐。「虚伪鬼,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我整个人差点没炸掉,还玩真心话大冒险咧。
「妳觉得我现在这样能玩嘛……」我努力的聚焦,心里却忍不住纳闷着,奇怪,我酒量有这么差吗?
「为什么不行?」妳一副我问的问题很白痴的样子看着我。「来猜拳吧!」
妳说着,很自动的拉起我的手甩啊甩的,然后,我也很下意识的出拳──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干嘛了。
我跟妳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继续着,在尝试了几次大冒险,喝下兼吃下那些我想我毕生都不敢再碰的「特製」食物之后,我非常明智地改变主意,决定选择真心话,而就在我选择真心话的那一拳,妳问的问题,让我很傻眼,甚至有种为什么我刚刚不醉一醉昏死算的感觉。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我哑着口,刚刚那种酒醉的感觉清醒了一半。
妳、妳这什么怪、怪问题啊!
「我可不可以,改变主意啊……」我下意识地想迴避问题,不过想当然尔,妳哪有可能这么简单就放过我,只见到妳非常跩地笑着,然后跟我摇摇头,说了一句──
「想太多。」
我吞了吞口水,咒骂起自己干嘛不坚持原来的坚持,改什么真心话啊,我真的是醉了人也跟着笨了,居然都忘记妳以看到我出糗为乐……
「我、我、我──」我了老半天,我挤不出半个字来,心里面明明有很多关于妳的意见的,可是话到嘴边就是不成句,忽然,一杯咖啡又递向我,我想也没想,接过灌下去。
那是杯跟刚刚那杯特调相去不远的咖啡,不同的是,他的酒味稍微浓了一点,但是却很有让我鼓起勇气的效用,我放下了杯子,开始一股脑的说着。
「妳一点女生样都没有,爱翘课不守规矩又爱欺负人……」
我说的很起劲,眼皮却越来越重,说着说着,咚地一声,我的头跟吧台作了个亲密接触,我的眼睛也慢慢阖上……
我,好睏。
「那我改呢,你会不会喜欢我?」
隐隐约约间,我好像听到这么一句话。

老爸的爱情故事 酒里下药趁熟睡硬上

11 十元之缘 在走去学生餐厅的路上,陈苑清和梁念琪就先用手机到学校网页查询学餐的样式,两人兴奋的讨论着,发现餐点种类真的很多样化:有自助餐、日式咖哩、滷味、义大利麵等等,光看菜单就已经感受到空腹的难耐。
没想到,到了学生餐厅,更残酷的还在后头。
「欸,苑清,你看这张公告,」梁念琪指着学餐自动门旁的公布栏文件,大声说出:「凡例假日、国定假日及寒暑假,学餐皆不开放。仅位于一楼的便利商店与速食店及二楼的麵包店正常营业。」
「蛤?」原本盯着手机,在浏览咖哩饭菜单的陈苑清,听到这惊天动地的消息,速速奔到梁念琪的身旁,不可置信的说:「吼,学校也太坏了吧!」
哀怨,哀怨,还是哀怨。
俗语不是说「吃饭皇帝大」吗?
学校怎么可以让他们这些宝贵的国家未来栋樑饿肚子呢?
「难怪我想说学餐怎么一片漆黑。」梁念琪再度一字不漏地看完公告,心寒的摇摇头,「我们不是太早到也不是太晚到,原来是学餐今天根本没开!」
入校的第一天就体会到身在异乡的苦痛。
陈苑清也跟着垂头丧气,「离开学还有两天欸,我们两天都只能看着学餐流口水了。」
「唉,就算新生辅导提供便当,也是只有中午啊……」
她们两人对看一眼,又开始唉声叹气。
两个失望的新生拖着沉重的脚步,默默移驾到便利商店与速食店的中心。虽然心里难免仍有遗憾,不过看到眼前总算出现各式各样的美食时,所有的遗憾暂时都烟消云散了。
只是隔着几步距离观望,就能安慰一下肚子的咕噜叫声;难怪有些人说美食就是最好的疗癒,一想到能吃,就可以完全忘记所有不开心吶!
「那我吃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好了,现在不太想吃汉堡类。苑清你呢?要一起吗?」
「我去吃速食店,想吃点薯条。」
「好喔,那我们分开买吧比较快,买完再到前面那些木桌椅会合。」
「OK!」
陈苑清进到速食店时,很幸运的只有一个人在点餐,暗自窃喜自己可以省下不少排队时间。
「好的同学,您的餐点一共一百六十八元整。」
前方的同学从运动裤口袋里拿出皮夹,掏出一张百元钞票,然后开始翻找零钱。
患有选择困难症的陈苑清早已决定好餐点,这时却发现那位前方同学好像一直在翻找什么,甚至连背包都放下来仔细搜寻了。
她记得她刚刚有听见店员好像已经帮他点完餐啦?
嗯……这点餐的速度是不是有点……久?
「呃不好意思,我还差八块钱,能不能让我等等过来还呢?」顾淮远双手合十,正在恳求着点餐人员,「我朋友在便利商店,我现在就去和他借钱来还!真的!」
「那可能要麻烦您付清之后,我才能帮你完成点餐喔,届时请再到后方重新排队。」
顾淮远瞥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明明都没人,现在却忽然一下子出现五个人的排队队伍,有些着急的说:「不好意思,因为我等等赶时间,所以可不可以真的、真的麻烦你一下,先帮我点好餐,我现在过去借,一分钟而已!很快!」他再从皮夹里拿出身分证、学生证放在桌上,「这是我的证件,可以先放在你这里当作抵押,等我还清零钱后你再拿给我,这样可以吗?」
店员有些为难,但貌似已经快要被他说服。
「不然这样,我连手机号码一起留给你?」
看着店员依旧勉强的模样,顾淮远打算放弃挣扎。
正当他想着,乾脆将自己的餐点从套餐变成单点时,一个轻轻的力道拍着他的背部。
「那个,不好意思,我这里有十元,你先拿去吧!」
陈苑清递出一枚十元硬币,有点紧张的仰头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男生。
巨人啊简直。
这是陈苑清第一眼见到顾淮远的所有想法。

老爸的爱情故事 酒里下药趁熟睡硬上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由蜗牛电竞整理发布,专注电子竞技比赛竞猜-电子竞技投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