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都在公园里做什么_你敢跟别的男人出去

  • A+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摘要

当我回家找老卜签字时,我突然发现,长大的感觉不全是那么糟糕的,至少在家庭氛围祥和了很多。

Bodog博狗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6666,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情侣都在公园里做什么_你敢跟别的男人出去

当我回家找老卜签字时,我突然发现,长大的感觉不全是那么糟糕的,至少在家庭氛围祥和了很多。

“呐?”当老卜把自己的烟拿出来给我抽时,我犹豫了。我以为自己隐藏的已经够好了。这让我有些进退两难了,老卜顺便把烟放在了茶几上。

“抽烟不好,你还小,能不抽就不要抽了,老了肺上会全是病,这个你爸我可是深有体会,这还没老呢,就咳起来没完没了。”他很轻松的跟我说着话,言谈间就像朋友一样,没有因为我抽烟而立马摆出一副严父的姿态。

“知道了还让孩子抽,有你这么当爸的吗?。”老妈嗔怒着打了老爸后背一下,顺便拿走了桌上的磨砂,转头对我说到“别跟你爸学,好的没有,竟教些不着道的。”

“哈哈,哈哈,你懂什么,孩子长大了,这是社交。”我爸笑着回应。

“长大了,多大啊?他才上高二。自己就是个烟筒还教孩子呢” 老妈很愤恨的把烟扔在电视机上面。

一个是觉得我长大了,一个是觉得我永远是孩子,可无论是那边都是爱,沉甸甸的那种。有时候我很羡慕父母的这种婚姻,有吵有闹,但是却从没有到吵得不可开交过那种地步,至少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和和气气的,就算两人偶尔斗气,互相不理对方,但是到了我面前还是会装一下和睦的,每次这种情况出现,都让我忍俊不禁,因为两人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别扭的不成样子,强演的场面让我这个唯一的观众很难受。

“你说在重点班压力大,这个老爸能理解,每次都考倒数,谁都受不了,同学难免会嘲笑,这是一方面的压力,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深层次的原因,是不是可以通过努力把这种差距弥补上来,而不是说逃避,你说你现在要去普通班,这就是逃避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去了普通班你的成绩就能上去了吗?这是不一定的,只是说那个环境或许你比较喜欢,老爸可以在这上面签字,老师打电话核实,老爸也可以说同意,可是,北北,这个问题你自己要想清楚,你最终的竞争目标是整个年纪,整个市,整个省甚至全国你的同龄人,而不单单是你现在普通班的同学,你在普通班也许成绩能靠前面一点,可是这个范围要是扩大了呢,你是不是还能够保持你的优势呢,重要的不是一两次的考试成绩或者排名,而是你真的学到东西了。普通班也好,重点班也好,个人态度才是关键,别为了一时贪玩,分不清轻重”我家老卜,签字前不免摆一下老教育工作者的态度,对我语重心长一番。可是这时候的我还远不能理解老卜话里的深层含义,只知道随着自己的性子去办事,只知道左希眼里的复杂,会让我难受,只知道回到十四班,这种难受才会变淡,这是幼稚的我为喜欢的人第一次奋不顾身,想尽周折,不计后果。

那些考试题不是我全不会,只是我故意答的很烂而已,因为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说服老师还有老卜了,成绩是最具有说服力的,打架倒是个办法,可是我已经背负一次处分了,再犯我怕自己直接毕业了,所以不适应重点班的学习节奏这个理由最完美。

去重点班确实不容易,但是要离开那就特别简单了,就是手续比较繁琐点了。

所以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我就分别找到了现在的班主任跟杜颖,两人一致同意,只要分管我们年级的副校长签字同意,家长同意,他们没问题。于是我不得不带着自己的考试成绩,去副校长那里诚恳的表达了我对学习的强烈愿望和对目前重点班学习压力的不可调节性。

一番耐心的教导鼓励后,慈祥的校长同志在申请表上留下了自己的印章,毕竟学生是为了学习嘛,虽说是去普通班,但至少学习的态度很端正,想法很上镜,这就很值得鼓励。

哎,想想自己如此目的不纯的去普通班,虚情假意的利用着老师的善良,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罪恶了。

“恩恩,爸,我知道了,去普通班了我也会好好学,看我表现吧,哈哈。”我兴奋的像拿到了跟左希的恋爱证一样。开心到自己傻笑,心里也暗自发誓就算去了普通班也一定努力学习,不辜负大家的这般信任,可是发誓这东西是最不靠谱的,时效性太强烈了,环境,人物,事件可以影响它的因素实在太多了,下决心时恨不得拿把刀把心挖出来给别人看,可是一旦赢得了那一刻的信任,那么它的使命基本就结束了,兑现便成了天方夜谭。

我估计全年级都找不出我这么一个人了,为了脱离多少人梦寐的“重点班”煞费苦心。

樊涵静静的靠在桌上看着我收拾东西,一副有话要讲的样子。

“你怎么想去普通班啊?卜北?”她还是没能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哎,我不都说了嘛。适应不了你们这群书呆子的学习习惯,压力太大了,学习跟不上,你看我每次月考那成绩,能看吗?回头学习没搞上去,精神先崩溃了,保命要紧,所以你懂”

“切,我不懂,我还不知道你那成绩,一看就是故意的,每次试卷下来,好多题都是我刚给你说过的,你都写错,你说那些题你不会?鬼才信呢,普通班就那么有吸引力?我不信”

“哎,大概我脑子不好使吧,事到如今,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我也就跟你坦白了吧,其实、、、,”看到樊涵认真的眼神,我决定好好的拿他寻个开心,逗逗她。

“其实什么?你说啊,半句话,急死人的。”看到我故意的停顿,樊涵着急了。

“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也喜欢我,可是当我看到你对你的暗恋者的态度跟对我的态度是一样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想想我的学习,想想我的长相,没有一样拿得出手,哎,毫无竞争力啊,想跟你一起共进退,实在是太难了,留下来也不过是徒增伤悲而已,倒不如眼不见心不烦,就此离去呢。”我盯着樊涵,突然站起来悄悄的跟她说了这些话。

“你胡说什么呢?大家都是同学,没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你这人、、、怎么没一点正行啊?”看到樊涵瞬间害羞涨红的脸,慌乱的表情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她立马明白了我不怀好意的玩笑,很快换了一副要灭人的表情。只是原本就是个乖乖女的樊涵,生气起来毫无震慑力,倒是有些可爱的成份。

“好了,樊同学,后会有期啦。哥走了啊,拜拜!认识你很开心。”我抱起了自己快到下巴的课本练习册准备撤人了。

“我帮你吧。”善良的樊涵同学看到我的难走,执意要帮我,在我的拒绝声中,抱下了顶着我下巴的几本书。

“那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吗?”楼道里我们继续着我们的对话。

“当然,你可是我在这个班唯一的朋友了,以后还指望你能时不时的下来,帮我补补课呢。到时候别不愿意来啊?”

“没问题,这都不是事儿,哈哈”

两个班级是楼上楼下,可是氛围那是绝对的天壤之别,一个是安安静静奋笔疾驰,连出个门都轻手轻脚,生怕打扰到别人,一个是热热闹的你追我打,恨不得把教室门拆了当护盾,深怕影响不到别人。

当我跟樊涵出现在教室门口时。里面正嗡嗡作响的跟里面圈了几十只苍蝇一样,知道的教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厕所呢。樊涵看着我瞪圆了眼睛,大概是第一次见这么热闹的晚自习吧,跟过元旦晚会似得。所以我一直很佩服普通班学习好的人,他们是得有多顽强的意志才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脱颖而出。

在我标志性的开门后,教室里赢得了片刻的安静,就是掉根针也能听见的那种,可是只维持了不到三秒,就在皇甫的鼓掌声中恢复了苍蝇聚会。

樊涵把我的书放在桌上的一瞬间,皇甫如影而至。

“樊涵,你怎么来了?”

“姗姗,你在这个班啊?哈哈,我一直以为你在四班呢。”

两人就跟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惊喜的恨不得相拥而泣。

“没,重点班多没意思,整天学学的,人生体验这边风景独好啊。哈哈”皇甫很大哥的开始了吹。

“哈哈,你厉害。我下来给卜北送课本”樊涵只能尴尬的陪笑了。

“哦,樊涵,你怎么能跟这货混一块,离这种重色轻友的货远点,你不知道,他呀还有他那几个好朋友没一个好东西,整天就知道欺负同学。成绩一个比一个烂,但凡学校有通报批评的肯定少不了他们。”皇甫指着我开始了很不友好的准备揭老底。

“你他妈,,,你就不能说哥点好话。说的像自己没上过榜一样,樊涵你记住一句英文叫“we love each other ”就行了。”看在樊涵的面子上,也为了顾及我在重点班一直呈现的好形象,我忍住了准备脱口而出的脏话。

樊涵还没get笑点时,皇甫已经很不客气的要扔我的书了。

“好了,哈哈,姗姗,我得赶紧走了,要不老师等会开完会就麻烦了,我先走了啊,拜拜,卜北。”好学生看着我们即将开始的斗嘴,立马闪人。

“好,记得下来找我玩啊。”皇甫很虚情假意的送人家到门口,她跟卜水散布谣言的时候又不是不知道那是樊涵,这会装的那叫一个假,还不知道樊涵在六班,鬼信。

皇甫是个英雄,她第一天看到自己滚动到了四班,理也没理分班表,很执意的在十四班报了名,估计也是很会演的说服了杜颖,以及年级副校长,至于重点班的班主任,“we love each other ”事件让皇甫名声大作,平日里的招摇过市,常常是老师口中议论的对象,你不来估计人班主任巴不得呢,所以皇甫很顺利的得以在杜颖麾下继续混日子。

而我因为去了重点班,瞬间成了他们千夫所指的混蛋。

从皇甫口中我知道了她跟樊涵是初中同桌,上高中后一个重点班,一个普通班,由于我们的十八班独一栋,距离比较远所以两人就几乎很少联系了。都是从家长串门走动中听听彼此的一点风吹草动,关系还可以就是没时间走动。樊涵是彻头彻尾的好学生,父母听说也都是教师,对她的教育那是相当到位,按皇甫的描述,樊涵才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琴棋书画样样都会,精不精通就不得而知了。

在没有得到杜颖的指派时,最后一排的空座位,永远是新来人的首选。送完人的皇甫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的位置,卜水,弥天是紧随而来。

“可以啊,兄弟,你这是故地重游,还是被贬离京啊?还走么?”卜水很不装X的上来问候。

“对啊,不过刚才那女生看着挺有气质啊,难怪人左希不理你,风流债太多啦?回头给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弥天的好色本性立马暴露,人樊涵刚走他就过来打探消息。

“肯定是欺负人女同学,被踹下来了的,这还用问,卜北就这德行,跟你们两一样。还介绍你认识,回头我介绍她爸妈给你认识。”皇甫指着弥天以点概面,一个也不打算放过。

“我说我是在六班适应不了,下来的,你们信吗?”

“滚滚滚,人都跟你下来了,你说适应不了。人班主任是怕你把六班变成十四班吧?跟着你,一点奖金跟班主任费全得泡汤。”皇甫这货,明显就是故意要带偏一下话题。顺带着好好的损我一番。

“我看也是,早日清理你这害群之马,得以保全大局,不愧是重点班的班主任啊,眼光犀利。”卜水又开始了他的马屁之旅。

“恩,我赞同,你说你,人那好歹重点班,你就不知道收敛一点,整天胡作非为,现在你看,本来哥几个还想好好跟人吹你的神勇呢,会学会玩,结果你看,哎呀,不经夸呀,太让我们失望了。”弥天也算是在批斗我上大显文采了。

“哎,朽木不可雕也。”

“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孺子不可教也。”

皇甫开始了孔夫子的感叹,卜水立马续上,弥天保证押韵。完全不打算给我插话的机会。

“学其他的不行,学骂人的到时挺快,杜颖就是这么教你们的?”我很反感这三位关门(关门老师都想放狗的弟子)弟子。

“嘿嘿,你别说,这还真是跟杜颖学的,她经常这么批评我们,哈哈怎么滴?”卜水很贱的继续接话。

“放屁,那是你们,别我们,我们的。”皇甫很不满卜水把自己归为杜颖特殊教育的行列。

“你们几个干嘛呢?上自习呢?还是赶集呢?都给我往外面走?快点。”杜颖进门看到这情景,很不客气的把我们请到了外面。

“刚才干嘛呢?嗯!我一不在,你看看你们什么样子啊?”杜颖握着书,恨不得把书摔我们脸上,看来我们十四班又被领导拉出来点名批评了。我偷瞄那几个家伙,头低的恨不得放脚背上。

“卜北,你说你啊?要来咱们班我同意,可是你看看你,一到班里就这样子,还想着你从六班下来,能把人家班的好的学习风气也带下来,起个模范带头作用,你就给我起这么个带头作用啊。你要再这样扰乱其他同学上自习,你就从哪来给我回哪去?看哪个班要你,你去哪个班。”得,到我面前那几个是惯犯,被批的杜颖估计都烦了,我初来咋到,那她必须得立立威,先震慑我一下了,这会这几个孙子,要是杜颖不在他们能笑出声来。杜颖没好气的进了教室,故意把门开着,开始把教师例会上她受到的难堪,变本加厉的发泄出来,那生气的程度让我觉得就差动手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们几个面面相觑,就跟我们没关系一样,我们也很无奈。

刚下自习,段玉还没凑过来,左希就兴高采烈的出现在了我旁边。全然忘记了我两还在冷战的状态,这种情况我本想端着不理她的,可是大概卜水附身了,见到人家说话,恨不得把自己的牙都给乐出来。我严重怀疑是卜水这家伙把那贱骨头传染给了我。

“你怎么下来了啊?”左希随手拿起我的课本了坐下来,自顾的翻着我的书。

“哦,上面没意思呗,咱们班多好,这么多我认识的人,在上面你是不知道,能憋死我,你看看这儿!这才是朕的江山呢!”其实看到她,铃声一响就来教室后面,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那种开心,我就差忍不住说上一句“因为下面有你啊。”

“哈哈,你倒是挺不在乎的啊?可你就不觉的可惜啊,好不容易上去了,这又下来,可是你到底犯什么错了?打架?还是他们说的、、、”左希没有把话说完。

段玉那小子,趁我们在外面罚站的空挡,对全班编了我被滚动的原因,“欺负女同学,调戏女老师。”,而且编的是有理有据。所以左希口中的他们说的,就是段玉这家伙造谣的版本。

“听段玉那货胡扯,我是很和平的下来的,我给老师说的是我跟不上人家学习的节奏,压力大,所以就下来了,欺负女同学,还调戏老师,那不早被开了。还能在这跟你废话啊。”我很没出息的怕左希有一秒的误解,很认真的解释道。

“哦,那送你下来那个樊涵、、、”左希还没说完,段玉已经飘过来自己以为很玩笑的招呼。

“呦喂,班长大人这是在审犯人呢?带我一个呗。哈哈哈,卜北,你!死定啦,哈哈哈哈哈”我恨不得起身揍着幸灾乐祸的家伙一顿。

左希站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就悻悻的回了自己座位,我还没来的及骂段玉呢,弥天,皇甫,卜水的齐刷刷的回头,已经替天行道了,他们几个恨不得杀了段玉。

“段玉,你真他妈老鼠屎,正听着呢,还没开始,你就给搅黄了。”弥天很不满的招呼着段玉。爆粗让段玉智商立马上线,后悔不跌。

左希不自然的回头朝我看来,对视的瞬间,我们两个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那份心照不宣的高兴,惹得周围一片茫然,

重新坐在我的江山之上,我还是不得不吐槽一下杜颖的抠门跟自我欣赏的能力,因为她成功的把她高一贴在墙上的标语原封不动的挪到了高二年级的教室。

接下里的日子,除了,每天能见到左希外,其他的跟我在六班的别无二致,一个人两张桌,同桌挨个换。还是我自己学我自己的,卜水,弥天是强烈的要求搬至最后一排,被我严词拒绝了,你两要是当了我同桌,且不说学习,左希还来不来后边。所以必须保证我的同桌是流动性的,才能让左希有机会来后来,当然左希也是除了课间来,上课她从不换座位,毕竟杜颖的得意门生,得起表率作用。倒是皇甫快把我的地方当自己家了,总是逃过杜颖的课,在后面偷偷看比赛,并且废话不断,非要找人讨论。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由蜗牛电竞整理发布,专注电子竞技比赛竞猜-电子竞技投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