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逍遥兵王最新章节 室友老是半夜回来洗澡

  • A+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摘要

明亦原路返回研究所,下到三楼时,他遇到了等候在那里的冯旭。冯旭一见他就迎上来,问他有没有被人看到之类的问题,明亦一一应了,他放心地舒了口气,开始碎碎念。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洛天逍遥兵王最新章节 室友老是半夜回来洗澡

明亦原路返回研究所,下到三楼时,他遇到了等候在那里的冯旭。

冯旭一见他就迎上来,问他有没有被人看到之类的问题,明亦一一应了,他放心地舒了口气,开始碎碎念。

明亦原本以为冯旭的八卦和碎嘴子完全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装出来的,此刻才明白,刚刚闯入自己房间后的职业气质才是装出来的,他的内心其实就是个八婆。

“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刃!我可是听着你的名字加入Bios的呢,听说你是组织里数一数二的神枪手,射击记录至今没人打破。三年前你和鹰搭档闯入德兰岛,绑了他们的首席科学家,还能全身而退,真是神了!”冯旭喋喋不休,“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我可听说德兰岛戒备森严,那安保措施可比咱们研究所高级多了!对了,你们去那儿是为什么?那时候你就替组织收集DX-78的情报了?”

他停下来,等了半天,见明亦半点没有搭腔的意思,寻思着还能是明亦有种“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情结?好吧,那就提现在。

“刃……我这么称呼你你没意见吧?鹰说咱们都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不用把上下级分得那么清楚,直接称呼他的代号就可以。我也可以直接称呼你的代号吗?不过你比我早加入组织两年,其实我叫你前辈更合适。那我就叫你刃前辈吧!明亦是你的真名吗?真没想到,我竟然能有幸知道你的真名!”冯旭兴奋得直搓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给你说出去的。况且我也没人可说。两年前我卧底进第三研究所之后,除了跟鹰联系,就没再见过咱们的人……”

“你两年前就进入第三研究所卧底了?”明亦忽然道。

明亦终于肯跟自己说话,还是过问自己的个人情况,这可把冯旭高兴得够呛:“对,是鹰直接安排我进来的。”

“这两年里,研究所里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你都会向他汇报,是吗?”明亦继续问。

“对,他说再小的事都不是小事。”冯旭说。

“这么说,我流鼻血的事也是你告诉他的了?”明亦转过头,很是和善地笑了笑,问。

他生得好看,笑起来更加好看。但不知怎么,这笑容却叫冯旭看得牙关打颤,一声都不敢应。

明亦停下脚步。他们下楼梯的脚步一直很轻,连声控灯都没有被震亮。一片黑暗中,明亦的笑声轻得令人生寒:“你知道我的代号为什么叫‘刃’吗?”

冯旭下意识摇摇头,但他连脖子都没来得及晃,便觉得整个身子腾了起来,接着是头,连同整个身体撞击到墙上。强烈的撞击让他一阵目眩,他想叫,却叫不出。几乎同时,楼道里的灯亮了,他看到明亦单手锁着自己的喉咙,把自己提了起来。

“因为我杀人很快。给我一把枪,我不会浪费一颗子弹,就像一柄利刃,锋利而冷酷。”昏暗的灯光将明亦的侧脸照得明暗分明,他的语气很和缓,同样,也很冰冷,“不许再向鹰汇报我的情况,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这柄刃有多锋利。”

回到房间后,明亦用最快速度换下衣服,钻进卫生间。他把沾了子弹□□味道的衣服统统泡进水里,又拧开热水龙头,把自己从上到下浇了个遍。几乎在热水淋下来的同一时刻,陈止进了门。

陈止隔着门叫了他一声,确定他在洗澡,便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明亦洗好了出门,发现他正坐在书桌前看着什么。

他用浴巾随意在下面一搭,头发还滴着水,光脚走到陈止身后,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脖子。陈止一侧脸,额头上湿漉漉被明亦扫了一大片。他反手弹了明亦额角一下,责怪道:“怎么不把头发擦干了再出来?感冒刚好就得瑟。”

明亦故意拿湿头发蹭他脸颊,道:“你在看什么?迪伦教授特派助手访问事宜……那个助手要来了?”

陈止把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随意丢到一边,合上摊开的文件,道:“对,后天到。”他转身进卫生间取了一条毛巾,叫明亦坐在椅子上,给他擦起头发,“到时候他会把迪伦教授研究的新药物,叫lenx的,带过来一些,咱们可能会结合在自己的研究中。”

“到时候还需要志愿者试验,是吗?”明亦问。

“嗯。”陈止低下头,“最近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他问的是对药物试验的后续反应,明亦想了想,说:“除了感冒一次以外,什么都没有。”

“昏厥和鼻血都是感冒引起的,感冒不属于试药的反应。”陈止沉思,“也就是说,你对实验药物没有任何反应……”

“这样不好吗?”明亦问。

“我也不知道。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希望你平平安安没有痛苦,不过……”陈止道,“另外五位志愿者的反应都很大。”

明亦有所耳闻,据说有位志愿者出现了强烈的贫血反应,不得不中断实验,先养身体。

“别想那么多了。没有反应还不好吗?你总算可以放心了。”明亦起身环住陈止的脖子,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呐,你是做完再洗澡,还是洗完澡再做?”

陈止把他压在桌上,扯下他的浴巾:“我两个都选。”

隔了一天,迪伦教授的助手到了。

研究所十分重视,一大早程阳便派人去接。上午十点人接来了,程阳带着陈止等人亲自迎接。

明亦闲着没事,也去凑个热闹。陈止叫他站自己身边,明亦一边等,一边小声跟陈止说话。等到人出现,他忽然就不吱声了。

好半天,他还觉得自己是眼花。

这……这位传说中的助手,怎么长得这么像安格斯?

还在对自己笑?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安格斯穿深蓝色燕尾西装,打扮得极富绅士风度,看上去丝毫不像科研人员,反倒像写字楼里办公的精英。他自称是迪伦教授的助手,名叫阿德里安,挪威人,混血。他手里提着个密码箱,据他介绍,里面是12管lenx药剂。程阳赶忙叫人去小心放好,然后一一向他介绍研究所人员。

介绍到陈止这里的时候,他礼貌地与陈止互相问好,眼睛却一直停在明亦身上。程阳引领着他继续走,他不动,反倒朝明亦笑开了。

程阳只好介绍道:“他叫明亦,是我们招募的志愿者……”

“我见过你。”安格斯打断他,欣喜万分地对明亦说,“当时你在买钢笔,我推荐给你一支,说那支钢笔很衬你,你却选了另外一支。”

他拉开西服前襟,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一支钢笔,双手递到明亦面前。

“但我还是把这支钢笔买了下来,我希望可以再次遇见你,亲手将这支钢笔送给你。”安格斯抽了抽自己标志性的鹰钩鼻,眸中晶莹闪烁,好像快哭了似的,“感谢上帝,让我们重逢。”

凭良心讲,混血安格斯非常帅气,且身材高大魁梧,完全可以去演偶像剧。他这一套做下来,感动了研究所内绝大部分女性,却叫明亦尴尬不已。

安格斯诚恳地举着钢笔,叫明亦不收显得小气,收下却又叫陈止很没面子。他想了想,抬手将钢笔接了过来。

“虽然我不太记得这件事了,但还是感谢您送这支钢笔给我。”他笑了笑,“我才疏学浅,日常用得到钢笔的地方不多,只怕会辜负了您一番心意。好在我的恋人是药物测试项目的负责人,他每日都会伏案写作实验报告,如果您不介意,我想把这支钢笔转送给他。这样既不辜负您的心意,又物尽其用。”

说完,他便将钢笔转交给了陈止。

陈止含笑收下,两人相视一笑,情侣间的默契,自然比一个爱慕者的爱慕要赏心悦目多了。

上午引见了安格斯,或者说阿德里安,下午大家便马不停蹄开始了对lenx的研究。晚上明亦问陈止研究进展,陈止眼睛里全是兴奋,表示这种药剂是抗DX-78史上的重大发现。

明亦觉得陈止八成是搞错了。

安格斯拿来的药剂要是有用,那明亦早就可以去实验室给他捣鼓十个八个抗病毒特效药出来了。毕竟当年明亦是跟安格斯一起受训的,没道理安格斯有这外挂,他没有。

除非……

不管怎么说,第三研究所众人以飞快的速度将lenx研究了个透,并将其结合在自己的研究中,在三天后进行了第一次药物试验。

实验由五名志愿者中体格最强壮的那位打头阵,而后依次注射实验。除一人严重贫血不适宜实验外,其余四人都没有对药剂产生过敏反应。陈止叫人详细记录实验过程,并嘱咐众人留意药剂是否有后遗症,转头打开话筒,对实验室里的宁心道:“叫明亦进去吧。”

过了会儿,换好实验服的明亦走了进去。

实验照常在第一实验室进行,他走到圆形实验中中央,半躺在躺椅上,伸出手臂。宁心找准他的血管,刚要用酒精消毒,他忽然挥手制止了她。

“对不起,宁心姐,我并不是信不过你。”他低声对宁心道歉,然后看着陈止一贯站立的方向,“我要求重新核对药剂成分和剂量。”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由蜗牛电竞整理发布,专注电子竞技比赛竞猜-电子竞技投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