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 A+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摘要

3月24日,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腾讯公司宣布旗下游戏竞技平台TGA正式升级为“TGA腾讯电竞运动会”,将提供覆盖全年的大型综合性体育竞技盛会,其首个线下分站赛将正式落户上海的梅龙镇广场,而非深圳。

3月24日,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腾讯公司宣布旗下游戏竞技平台TGA正式升级为“TGA腾讯电竞运动会”,将提供覆盖全年的大型综合性体育竞技盛会,其首个线下分站赛将正式落户上海的梅龙镇广场,而非深圳。

其实,随着我国电竞行业的规模越来越大,“电竞之都”正成为了各大城市争先争抢的“香饽饽”,北京、上海、杭州、成都、重庆等早已加入战局并取得领先。相比之下,在游戏产业和市场资源上占有先天的优势的广东,似乎步伐慢了。无论是“千年商都”广州,还是“创新之城”深圳,电竞产业的发展尚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图片来自网络

各城市纷纷刻上“电竞”烙印

游戏分析公司Newzoo发布报告称,2019年全球电子竞技总观看人数将增长到4.5亿,电子竞技收入预计将增长至11亿美元,中国将会产生2.1亿美元。

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图片来自网络

巨大经利益让全国各地纷纷聚焦电竞产业领域。近年来,北京、上海、重庆、杭州、成都等国内大城市纷纷提出要打造电竞之都,推出了相对应的政策扶持,而重庆忠县、安徽芜湖、江苏太仓、浙江杭州、河南孟州、辽宁葫芦岛等地也相继宣布将兴建电竞小镇。

上海在电竞产业的布局上反应最为迅速。2017年12月,在文化部发布了《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的八个月后,上海推出了“文创50条”,其中提到了“加快全球电竞之都建设,重点支持建设专业场馆,发展电竞产业集聚区,支持国际顶级电竞赛事落户,形成电竞比赛、交易、直播、培训发展完整产业链”的举措。

2018年11月29日,上海推出《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员注册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了电竞选手可申请成为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员,享有国家报备,政策奖励,参与国际大赛等权益,成为国内首个对电竞选手进行运动员注册管理的城市。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上海拥有国内80%以上的电竞公司、俱乐部和明星资源,每年四成以上的电竞赛事在上海举办,包括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DOTA2亚洲邀请赛等全球范围内的顶尖电竞赛事。上海静安区的灵石路因有多个知名电竞俱乐部、电竞企业将总部建立于此,被网友戏称为“宇宙电竞中心”。

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英雄联盟》全球总冠军IG战队的总部设在上海。 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杭州、西安、重庆等地也不甘落后。2017年12月,重庆忠县政府办公室发布了《忠县促进电竞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明确了对在忠县从事电竞的企业、人才和创业者,进行基金扶持、贷款贴息、财政补贴、税务减免、专项奖励等激励机制。2018年4月,杭州下城区推出“十六项政策”,并且设立一亿元的电竞数娱小镇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和不少于15亿的小镇配套产业发展基金,扶持电竞数娱产业集聚发展等。2018年7月,北京市委、市政府印发了《关于推进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支持举办高品质、国际性的电子竞技大赛,促进电竞直播等网络游戏产业健康发展。

一些地方对电竞产业进行了大力补贴。2018年8月,西安发布了《西安曲江新区关于支持电竞游戏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除了对电竞人员、游戏企业、电竞赛事与电竞场馆的高额补贴外,对完成认定备案的企业,还将逐年分批给予连续3年企业所缴纳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市级留存等奖励,年奖励金额不超过1亿元;设立了不少于30亿元的电竞游戏产业发展基金,主要用于支持龙头企业做大做强、孵化中小企业创新发展。

广东电竞产业扶持政策不明确

相比之下,广州、深圳两个广东城市虽在游戏上游资源与和市场规模有着先天优势,但是在相关部门的态度与补贴力度上,广深两地或有不足。

业内专业人士告诉南都记者,2018年广东省电子竞技游戏产业市场规模达到774.6亿元,占全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规模约92.8%。在国内收入前10的移动竞技游戏中,有9款由广东游戏企业研发或运营,有着很好电竞上游基础和市场规模,但是在电竞“中游环节”,在一线游戏俱乐部和顶级游戏赛事落地上,还有很大的不足,而政策和补助或是原因之一。

南都记者从多个渠道调查发现,广东各地政府曾在出台文件中提及了发展电竞产业,但缺乏具体政策与补贴方案,来现实解决电竞产业整合、电竞人才引进等问题。比如广州政府在2018年12月28日发布了《关于加快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指出,“支持电子竞技类游戏发展,培育全国电子竞技中心”,但目前为止未见具体实施方案和相关细则出台。

广东省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罗觉慧向南都记者表示,由于电子竞技内容的管理涉及到体育部、文化部、广电等多部门,在经过多部门的协调后,还需要与赛事运营方、游戏俱乐部、游戏厂商等产业上中下游进行接洽与制定相关政策,这其中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不过,在新一轮的机构改革后,进程会不断加快,广东电竞产业将会迎来新的发展”,罗觉慧表示说。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前两年许多企业打着“电竞产业”的名号,从各地方政府获得大量的土地、投资与扶持,但随后便将土地闲置或变成房地产项目,“这是有关部门目前态度较为谨慎的原因”。

三大火爆赛事都与广东“无缘”

据记者了解,目前电竞产业正朝着标准化与体育化的方向发展,向传统体育模式靠拢,游戏赛事与俱乐部之间的关系也更加密切。其中,最为明显的趋势便是电竞赛事的城市化布局——实行主客场模式,通过俱乐部主场落地的方式,加强电竞赛事与区域城市文化、经济的融合。

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KPL海报。 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关注度较高的《英雄联盟》赛事(LPL)和《王者荣耀》赛事(KPL)便借鉴了传统体育的区域主客场模式,比赛只会在游戏俱乐部所在的城市进行。如果某区域想要引进以上赛事,除了高额补贴吸引赛事主办方外,便只能通过吸引游戏俱乐部落地了。

“相对于北京、上海等城市,广东目前缺乏电竞俱乐部主场落地,电竞产业相对比较分散,没有形成集聚。”广东某电竞企业首席运营官黎考辉告诉南都记者,“电竞俱乐部的主场落地,除了俱乐部方面要考虑迁移成本跟业务适应度等符合主场的电竞赛馆条件外,往往还要考虑落地城市的用户群基础,符合赛事联盟发展战略的匹配性以及政府对发展电竞的态度明朗等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广东并非没有一线俱乐部落地。拥有着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分部的一线俱乐部EDG,便是2013年在广州成立,其创始人朱一航是港股合生创展董事局主席之子。但在2015年,在上海的新基地完工之后,EDG俱乐部的便逐步从广州撤离,搬迁到上海。

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国内一线俱乐部EDG诞生于广州,2015年时搬到了上海。 图片来自网络

“因为LPL职业联赛和绝大多数的LOL俱乐部几乎都在上海,而且当时电子竞技刚起势,广东可能比较重视传统产业,当地并没有相关扶持政策,所以我们便搬到了上海。”EDG俱乐部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如今官方都在推广主客场,除了要考虑联盟联赛的客场分部,还要考虑当地政府的优惠政策。”

在重庆落地的Snake战队接受采访时便坦言,俱乐部主场落地与地方政府态度的相关性。战队负责人表示,很多战队都在申请主场,他们能够竞争中脱颖而出,除了团队的运营能力不俗、有配套的商业计划外,很大原因是有很棒的场馆。”这和重庆市政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搬迁到重庆的计划可能流产。”

据了解,由于上海、北京、重庆、杭州、成都、西安六地因为有相对应的政策扶持与补贴,吸引一批游戏俱乐部落地。其中在LPL联赛中,北京更是获得RNG与SNG两支游戏俱乐部。KPL联赛则实行“东西部主客场”模式,KPL系列比赛将会在上海与成都两地进行。KPL相关人士表示:“KPL赛事落地上海,是因为上海在政策、赛事运营以及电竞产业链等综合实力上处于国内第一档的水平。选择成都除了电竞氛围、政府态度外,成都还是《王者荣耀》手游的诞生地。KPL开设在这里也算是‘落叶归根’。”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守望先锋》联赛(OWL)中,有支“广州先锋队”,但是综合赛事运营、场馆硬件等多方面因素,OWL联赛本赛季只在洛杉矶进行。因此,目前较为火爆的LPL、KPL、OWL等赛事似乎都与广东“无缘”。

不过,《王者荣耀》方面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未来“东西部主客场”制度将会继续进行扩展到更多的城市,“不排除落户广州、深圳等城市”。

专业场馆不足限制广东电竞发展

广东电竞产业发展也同样面临着电竞场馆不足的难题。

据南都记者了解,作为广东在电竞产业仅存的“硕果”,网易全年投入2亿元,单赛季成本超5000万的网易电竞NeXT系列赛,其比赛场馆却只能选在档期紧张与电竞硬件条件并不出色的广州琶洲展馆(即“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琶洲展馆”)。

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广州琶洲展馆。 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国内很多大型的电竞比赛都不是在专门的电竞场馆举办的,因为现在的大型电竞馆还很少,大多数是在体育场馆或者是活动场馆来进行电竞比赛。”网易电竞NeXT相关负责人表示,而NeXT则是通过构建拥有非常专业和成熟的制作运营团队,来克服以上存在的问题。

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秘书长陈文渊表示:“目前,广东至少有7个或以上的具有一定规模的电竞产业项目,比如广州市有黄埔大湾区数娱产业园、海珠母体电竞园、越秀流花展馆电竞中心、荔湾玖的数码电竞馆等电竞产业园,佛山有粤港澳大湾区电竞文创产业中心,深圳有289职业电竞青训基地。”不过,他表示,这些项目目前尚未产生集聚效应和完整的产业链生态,“在某些产业园中,与电竞相关的入驻企业的甚至不到一半”。

罗觉慧向南都记者表示,上述许多项目仍处于在建状态,从交付到使用仍然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而且大多数场馆规模较小,仅可容纳观众数百人,如果遇到顶级赛事,如英雄联盟的全球总决赛,仍然需要通过对广州体育馆、奥体中心类似大型传统体育馆改进,才能满足相关需求。

在产业政策、人才培养上“弯道超车”

“由于广东电竞起步晚,这需要一个发展过程,阶段性问题,需要加快集聚产业我认为需要政府加快实施扶持政策牵引一线俱乐部落地、打造产业集聚区载体。”黎考辉向记者透露。

“电竞只有摆脱泛娱乐化、游戏化的底色,更加强调体育竞技元素,走体育化、大众化的道路,才能更健康长远发展。”罗觉慧曾表示,上海定位为“全球电竞之都”的地位已难以撼动,但广州可定位为“亚洲电竞中心”。在产业基础上,深圳无疑更成熟,“但在产业政策引导、人才教育培训等方面,广州则更有发展空间和潜力”。

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图片来自网络

“电竞产业并不是头部玩家的游戏,其中不仅涉及运动员、职业教练、联赛裁判等培养,还涉及赛事运营、技术转播等各种环节,而其中的相关从业人员还存巨大的缺口,据不完全统计,电竞行业的目前从业者为5万人,岗位空缺达26万人,到2020年,人才缺口将扩大至50万人。”罗觉慧表示,广东只要在产业政策、人才培养等环节下功夫,仍然可以“弯道超车”。

新闻背景

此前电竞产业的格局并不明朗。2004年4月12日,广电总局下发《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使得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无法复制韩国的“游戏——赛事——TV媒体”模式,中国电竞产业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2010年前后,随着视频网站的与电商平台的崛起,为电竞选手提供了“电竞视频+电商渠道”的变现方式,才为电竞产业带来一点喘息机会。在资本、游戏厂商与直播平台的多方作用下,电竞产业链不断细分,电竞产业生态也更加完善,电竞产业才迎来了新的发展。

早在2016年4月15日,国家发改委颁布的《关于印发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行动方案的通知》文件中,便指出举办全国性或国际性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推进游戏产业结构升级、大力发展电子竞技等新业态。此举被视为是对我国电竞产业的“大松绑”,是我国电竞产业的重大利好消息。

随后,电竞产业的格局与盈利模式的逐渐明朗。

根据《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赛事篇)》显示,2017年我国电子竞技产业市场规模达到770亿元人民币,预计2018年将突破880亿元,电竞产业也迎来了新的一轮投资潮。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2108年,我国已有36家电竞类公司获得融资,涉及电竞赛事运营、主播经纪、直播平台、电竞社交、电竞俱乐部等多个产业。落后“电竞之都”追逐战 广深该如何弯道超车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由蜗牛电竞整理发布,专注电子竞技比赛竞猜-电子竞技投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